倚天屠龙别记六女篇

倚天屠龙别记一 小昭篇

    倚天屠龙别记一小昭篇

    话说小昭回到波斯总教转眼已六年了。前四年还能听到一些中土明教和张无忌的事,可是后来也都没了消息,小昭曾派了许多人前去打听,终于在两年后传回了消息。

    流云使:教主,根据探子回报,中土以改朝换代,新起的君主听说是明教的人但不是张无忌,更听说新君主诛杀明教徒甚众,中土明教已渐式微。至于张无忌现隐居于大理的荒山中。

    小昭:这……好把!你们都辛苦了,那三位要接我位的圣处女可有消息?

    辉月使:再过一年便是期限,听说都有不错的成绩。但是教主通臣是等上一位教主仙逝后方推选,教主你……

    小昭:我意已决,等三位圣处女回来我就传给他们其中之一。你们下去吧!

    等到下属都退去后,小昭的脸上便流露出焦躁难安的神情,这些年来他始终未忘情于无忌,前些年上能听到他的消息,现在听到一国之君可能会危及到他,心中的不安怎能轻易消去?他再三思量,终于站了起来,向屋内走去。来到了一处较偏僻的房前,他敲了敲门后,开了门进去。屋内坐了一位中年妇女,虽已有三十出头但肤如凝脂,容貌艳丽比起二十年华的小昭也不多让。原来便是黛绮丝,只见黛绮丝眼中流露出惊讶的表情。原来黛绮丝自觉毁了女儿的一生,回转波斯后极少和人接触,都躲在屋中,而小昭忙于教务和心中一点点怨意所以也不常来问候他▲今天居然来了。

    黛绮丝:看你眉头深锁一定和张无忌有关吧?

    小昭一惊:他……他已经不是明教教主了,而且隐居在山中,但还是有人不放过他。你怎么知道一定和他有关?

    黛绮丝:知女莫若母,你这两年为了他晚上都睡不好你当我不知道吗?你想去找他?

    小昭只是微微点了点头。

    黛绮丝:思念的煎熬我知道,但你不妨再多等一年。等卸下教主之位在去不更好?

    小昭:我怎能……何况我在这也没有用!

    黛绮丝:可是你一见到他,你还能忍住?而且还要再离开回来一次?

    小昭:所以我想请你跟我一起去!

    禁不住小昭的请求,黛绮丝和总教的宝树王终于答应,小昭母女两人就于第二天动身前往寻找张无忌。

    年关将近,在张无忌的宅中,也正准备着。这时张无忌以和赵敏结成夫妻,而周芷若碍于誓言无法和张无忌成亲,但一职和他们夫妻一起生活,而赵敏会容纳周芷若是有原因的。原来张无忌所练的九阳神功虽然光明正大但他曾修习圣火令神功,却也种下一祸根,九阳神功阳气旺盛甚于常人,所以在行房之际也较常人来的持久,原本这也不是坏事,但圣火令神功却是旁门左道,使的张无忌心魔暗生,使得张无忌有时难以克制真气流动,欲望丛生非周芷若和赵敏两人轮流无以抵挡。

    这一天赵敏和周芷若要到城采办年货,张无忌本想跟去但被二女笑着拒绝,又想周芷若九阴真经已有小成在加上赵敏当万无一失,所以也不再坚持←们两人出去不到一个时辰,忽然张无忌又听到脚步声,心想二女不会如此快回来,以为来了敌人,便奔到屋外窜上树端等待,只见远远有两人走来,一人身穿紫衫,另一个人穿白衣,瞧那身形应该是两个女人,武功到也不弱,不一会已快到屋前,张无忌凝神一看正是小昭和黛绮丝,高兴的忘了形从树端直冲而下,身体一动便看到金花分上中下三方打到,忙使千斤坠,又有金花迎面打来,空中无可藉力,只得左脚往右脚一踏使出武当梯云纵,又窜上丈许才缓缓落下。小昭急忙奔上去握住张无忌的手。

    张无忌:好哇!一见面就试我功夫来了。

    黛绮丝笑着说:真抱歉,我以为是和你为难的人呢!怎么连自己家也不呆,跑到树上当猴子呢?

    张无忌:我也以为是外人,哪之倒是你们?小昭你长大了,越来越漂亮了。

    小昭红着脸,低下了头,只不说话但眼泪却一滴滴的掉到地上。

    黛绮丝:这可奇怪了,没见到吵着要见面,见到却不说话了。

    张无忌忙把两位请到屋内,冲了壶茶给他们。

    张无忌:敏妹和芷若下山采买需要的物品了,大概两天就回来了,你们可别忙着走啊。大家久不相见得多聚聚才行。

    黛绮丝:只怕他们吃醋呢!你小子好大的福气居然想齐人之福〉着眼往小昭看去。

    小昭:我这次来一定会待久一点,只怕你赶我走呢!

    张无忌:我怎舍得呢?你们这些年过的还好吧?

    时光便在他们互道情形中慢慢过去了。小昭也渐渐抚平心中的激动,话多了起来。眼看着时辰已晚,张无忌领他们到客房去安歇,接着回到自己的房间,正在静坐用功时,却听到敲门声,原来是小昭。

    小昭:公子让我服伺你更衣好吗?

    张无忌:小昭你远来是客,而且舟车劳顿还是好好去歇息吧。

    小昭不答,只拿起梳子帮张无忌梳头,但眼泪以滴到张无忌头上。

    小昭:虽然我会在这停留一阵,但总是有限,我想帮你做些事,不过如果你不嫌我笨手笨脚不会伺候你,我明年就可以卸下教主之位,到时候……

    张无忌喜道:到时你不来我也要抢你来呢。

    突然猛觉得丹田一股真气往上直冲,再也压抑不住在体内流窜。张无忌痛的直冒冷汗,小昭见状忙将他扶了起来,直急的不知如何是好,张无忌心知是毛病复发,偏生赵敏和周芷若都下了山去。为了克制自己猛将小昭推了出去。小昭被推的倒地也不知为何?

    小昭:公子你怎样了?你受伤了吗?是我不好惹你生气吗?

    张无忌:不……不是……是我的……内息不调……你快出去我……休息一会就没事了

    小昭忙服他到椅子坐下,拿了毛巾在他脸上擦去汗水,张无忌糊涂间,误以为是赵敏回来了,将他抱在怀中,亲了亲脸,小昭虽挣扎了一下,但在张无忌怀中受到九阳神功股荡的热流,身体已没有一点力量,又和况张无忌本是他梦中相见之人,眼看错误就要诞生,忽然门被掌风击开,一抹紫影扑到眼前,右手作势往张无忌眼中一插,左手已将小昭抢过。

    张无忌受突来一击,回复了清明:小昭……我不是……

    黛绮丝:我就知道,所以才说等大事一定在来的。

    小昭掩面奔了出去。张无忌政要追出却被黛绮丝挡了下来:让他去吧,我会劝劝他的,到了明年一定让你如愿〉着眼往张无忌身上一瞟,便笑着出去了。

    只留下张无忌六神无主在房中走来走去。黛绮丝回到房中见不到小昭也不惊讶,微一沉吟,便往张无忌房中走去。张无忌正在房中彷徨,一看黛绮丝去而复返,忙问情形。

    黛绮丝:小昭他静一下就没事了,倒是你……

    黛绮司突然举起粉掌往张无忌胸口打去,张无忌不及还手,但体内的九阳神功自行发动已将黛绮丝震到床上。

    张无忌怒道:你为何打我?虽说我不该,但也不是我强迫你女儿的。

    黛绮丝虽没受伤却不站起来,斜倚着床说:当初无忌你无敌于天下,门外之时也不见你武功有退步?怎么刚刚会被我接连击中呢?

    张无忌听的声音又娇又媚,细神往黛绮丝看去只觉得容色艳丽,高耸的胸脯此时正剧烈的起伏着,虽比起三女来的年长,但有一股成熟的气质却是三女所不及,张无忌只看的无法克制,忽然想起他为小昭之母,小昭面前需不好看,忙收敛心神,转望地下

    张无忌:我因为受到圣火令武功的遗祸,有时冲动的无以克制,但请帮我在小昭面前解释一下。

    黛绮丝:小昭不会生气的,这种行为对不喜欢的人是一种污辱,但如是所爱的人就令当别论,否着怎又会有小昭呢?无忌,你怎不看着我呢?

    张无忌眼一抬,看见黛绮丝满脸桃红,更增丽色,水汪汪的眼中恰似要滴出水般,张无忌受真气股荡之苦,渐渐失去理智只是苦苦支持。

    黛绮丝:我三番两次阻你好事,希望你不要恨我。你的身体还好吧,如果…

    …非……不行,我只好向你赔罪啦!你要我如何赔你啊?

    张无忌此时只觉得口干舌燥,不答话尽往床上走去。

    黛绮丝:你要怎样我无力抵抗,只好由你,只是我……

    张无忌再也忍不住往床上扑了上去,紧紧抱住黛绮丝,嘴便往黛绮丝唇上印去,手却已不规矩的搓着挺立的双峰。

    黛绮丝好不容易喘口气道:只是我从先生去后守身如玉,你可得轻些,否着我可抵挡不住!

    张无忌手将黛绮丝腰带一松,便将外衣丢出,露出一红肚兜,也不解一把扯了开去,便看到黛绮丝的双峰砰然跃出比起被衣服遮盖时更大了不少,虽已有三十,但双峰能傲然挺立比起赵敏等人可大的多,张无忌将巨乳塞入口中又舔又咬的,使得黛绮丝的呻吟生由小渐大,双腿只是不停的扭动,盘住张无忌的腰部,张无忌稍的慰藉,便将衣服一脱,露出了庞大的肉棒。

    黛绮丝眼一瞄惊呼了一声:你可得慢点,这么大我可不能……

    张无忌笑道:你不是要赔我的吗?我可不会放过你哦!就让我来尽尽孝道吧!

    你刚打我两下,我就用这个打回来。

    说着就将肉棒对准黛绮丝的穴洞,系一口气直插了进去,黛绮丝眼一翻只紧紧抱住张无忌,以得到喘息。张无忌想到好事被他所阻,不在怜香惜玉,大动作的就在黛绮丝的紧穴中进出。直插的黛绮丝呻吟连连。

    黛绮丝:怨家……轻些……我那么就没……就遇到你这好宝贝,……可吃不消哪!

    张无忌:你这穴可真紧,插的我可真爽!

    说着更加大了动作,张无忌瞧着黛绮丝高耸的乳房随着自己奋力的抽插,剧烈的摇晃着,心一动俯下身去吸住鲜红的蓓蕾,就这样动作着。当床上两人正享受着极乐的滋味时,却谁也没注意到房门外传来沉重的呼吸声,原来是小昭哭了一阵子后便回来了。一听到黛绮丝的呻吟声,以为出了事急忙冲来,却没想到见到这样的情景。小昭未经人道只是模模糊糊,虽一看之下颇为生气张无忌怎可与自己的母亲做此苟且的事?但却在也移不开眼,不自决的也将手伸到腹部用力的摩擦。

    就在这时,黛绮丝以接连达到高潮,细喘嘘嘘,再也接受不了张无忌的摧残,竖起了白旗,张无忌只好稍稍网下了床,这才发现小昭倚在门旁,这一惊非同小可,身无寸缕,但肉棒却依然挺立,却见小昭缓缓扶着房门站起来,走到张无忌面前。

    张无忌:我……小昭……这……

    小昭突然蹲了下去,张开小口便将肉棒含住,樱桃小嘴虽不能将肉棒全部含住,却在用小手在外轻轻抚摸,张无忌只觉得小昭的舌头忽舔忽顶忽左忽右,比起插穴另有一番感觉,只抱住小昭的头不住呻吟,小昭忽然放开说:他们不会在检查朱砂痣了,我这几年过得很痛苦,你知道吗??求求你,别折磨我了!

    张无忌虽然心痒难搔,但顾全大局还是看向黛绮丝,黛绮丝这在回气之时,也不忍女儿再受相思之苦,而自己却也底受不了便微微点一点头。

    小昭一喜,站了起来脱下外衣,却见肚兜之内尚有一段白布原来是束胸,我身在虎狼之域,只得保护自己。张无忌爱怜的将束胸取下,双乳弹将出来,虽比不上黛绮丝但也是一副少见的好身材,张无忌缓缓将他抱起,放在床边,小昭娇羞无限,双手掩住了面容,无忌轻轻将手拉开,吻了吻朱唇,双手在乳峰上搓揉,头一低便咬住乳头吸将起来,小昭原是不敢呻吟,在加上母亲黛绮丝就躺在身旁更是羞红了脸,但张无忌对之爱怜已极,动作即是清柔,肉棒缓缓对准穴洞,轻轻的动了起来。

    小昭:哦……轻些我会……痛……好好……

    小昭:你可以像对妈一样重些,我会忍着的。

    张无忌本忍着不敢太重,听到此语便缓缓加强了力道,在小昭身上起扶着。

    小昭:好…好哥哥……我终于知道母亲为何那样叫了!再重些……好好……

    好哥哥……你饶了我吧!我不行了。

    小昭说着眼经以渐渐翻白,张无忌知道无妨,但不忍太伤害他只好收兵,但小昭比黛绮丝更无法承受,所以张无忌能无法达到高峰,正犹豫间,忽然肩上一痛,原来是黛绮丝咬了一口。

    黛绮丝吃醋的说:对小昭就这样好,对我就不管死活的猛插。

    张无忌反身一抱:那我在补偿你!说着便要上去。

    黛绮丝笑着躲开:不要……身体转了上来。

    张无忌身手敏捷往背上一压,肉棒从后面插进了黛绮丝的穴又抽了起来,两手绕过去紧抓着黛绮丝的乳房。

    黛绮丝呻吟道:你还有这招啊?说着臀部不由自主的向后迎合著。黛绮丝渐渐被抽的双手无力,只好压在床上,张无忌却捧着黛绮丝的臀部不停的抽插着。

    黛绮丝:等……等一下……好……

    张无忌:我快跃出来了,你在忍一下

    黛绮丝:我快死了……冤家……等等吧

    张无忌将黛绮丝转了过来,只见黛绮丝将自己的乳房往中间挤:你放这里吧!

    张无忌将肉棒放在乳沟之上,便如像小穴般的前进着,终于过了一会就喷了出来,不仅沾在黛绮丝胸前连小昭脸上也有不少,张无忌便拥着小昭和黛绮丝沉沉的进了梦乡。

倚天屠 倚天屠龙别记二 纪晓芙篇

    倚天屠龙别记二纪晓芙篇

    话说纪晓芙被金花婆婆所伤,系同爱女前往求医于胡青牛,胡青牛号称见死不救于明教外人一律不治,幸得张无忌在此学医已久,便帮纪晓芙医治,但因有毒仙阻饶,病情总是在好坏之间震荡,无忌一晚探的原因,便约纪晓芙明天到野外想将实情告知。

    张无忌:纪姑姑,以后除了我亲手拿给你的药以外,都不能服用,料想应该不久就可以复原了。

    纪晓芙:那胡青牛如此做,却又有何好处?你在这里需防他害你!

    张无忌:他对我不错,且我身中寒毒,原也活不了多久。自不怕他相害。

    纪晓芙:难道连他也无法医治你,这可怎样是好?

    张无忌:我只希望能学全医术,医好俞岱岩师伯,希望能挽回我妈的错误。

    说着只摇了摇头,忽然身体微微摇晃,由小渐大,牙关不停搭搭作响,原来是寒毒发作了。

    纪晓芙:无忌……无忌你怎样了?

    纪晓芙伸手去摸了摸张无忌的额头,只觉触手极烫,而身体却又非常寒冷。

    只急得不知如何是好。

    张无忌:我没……事……寒毒……发作……一……一会儿就好了。

    张无忌:冷……我好冷啊……

    张无忌只难受的在草地上滚来滚去,吓得一旁的杨不悔目瞪口呆。纪晓芙一咬牙,手一挥便点住杨不悔的睡穴。一把抱起张无忌希望能借体温稍解无忌的痛苦,但却怀中的无忌含意更甚,口中不停的呢喃已无法听清楚了。

    纪晓芙站了起来望了望四周,便往一处树丛走去。到了树丛,便解开自己的衣襟,又脱去无忌的衣服,将他紧紧抱住,体内真气加速流动,怀中的无忌终于渐渐安静下来,这时纪晓芙才发现如此的动作甚为不雅,毕竟无忌已有十三、四岁了,但又怕一动使得前功尽弃,正彷徨无错间,无忌已惊醒了。初醒的无忌神智仍迷迷糊糊的,只见到眼前有两粒鲜红的果实,便张嘴咬了下去,只觉口中之物甚是滑嫩,便似当初睡在母亲怀中吸奶一般,这感觉使他猛然一惊,回复了理智,只见到纪晓芙正环抱着自己,脸上红扑扑的甚是艳丽,而刚刚自己所允之物赫然便是纪姑姑的双峰,张无忌便赶紧挣扎了坐起。

    张无忌:纪姑姑,我……我不是故意的

    纪晓芙:没关系,我不会介意,只希望你不要告诉不悔,好吗?

    张无忌点了点头,眼光不自决停留在纪晓芙裸露的酥胸上,赶紧转望地下说:纪姑姑,你的衣服……

    纪晓芙慌乱的掩住衣服之际,突然听到树丛外传来了声音:给我出来,否则我杀了这小娃。

    走到树外,便见到一人站在杨不悔躺的旁边,右手作势欲劈。纪晓芙惊见爱女危在旦夕,身行便想往前抢进,但双手一松开衣襟便打了开露出了傲然挺立的双峰,便又连忙抓住衣衫。那人只看了口水直流。那人原也是来求医的其中一人,见纪晓芙和张无忌偷偷走开便跟了来。

    纪晓芙:快放开他,我……我把你千刀万剐。

    那人淫笑道:你只要肯依我,我一定放他,而且我若做了他现成的老爸,当然不会伤他了,你说是不是?如果你不依我,那……我立刻杀了他,想那小鬼也不是我对手,你穿这样也打不过我吧!还是乖乖的让我高兴高兴,说不定我就放你们一马啦!

    纪晓芙只急得满脸通红,却偏偏爱女落在别人手上,无法抵抗。

    那人笑道:把那件碍眼的衣服给脱了,然后慢慢走过来,别想耍花样。

    纪晓芙无奈只好将衣服脱下,慢慢走了过去,心想等到靠近时,双掌并出,寄望能一举歼敌,至于失败的后果他想都不敢去想。那人双眼猛瞧着纪晓芙那随走路而上下摆动的双乳,笑道:这小子你可真有福气啊!

    纪晓芙越走越近,那人似乎只想着邪恶的事一点也没注意到纪晓芙的双掌为为颤动着,就在那人伸手满拟在纪晓芙的丰胸上抓一把时纪晓芙猛一扑双掌并出,眼看就要得手,那人忽然身行一转,低溜溜的避开了攻击,顺手点住了纪晓芙的穴道,从怀中取出一颗药丸便塞入纪晓芙口中。

    那人:你当我刚入江湖吗?嗯!先将你穴道点住,但大爷不喜欢完如同死鱼的女人,那颗药丸可以增加我们的快乐等你身上没半丝力气时,在解开你穴道,到时才让你知道大爷我的利害。

    说着,一边淫笑一边便欲往纪晓芙身上压去,纪晓芙只闭起了双眼,斗大的泪珠从脸颊滑落,心想我怎如此命苦,连番遭人奸淫,那杨逍也到罢了,可是这男人却……

    突然风声一响,那人反身一抓,满拟将碍事的张无忌也一同制服,却看不见人,只觉得小腹一痛,一把匕首端端正正插在中央,那人大怒手起一掌打得无忌头昏脑胀,欲在动手时,却已气尽而亡了。原来张无忌想自己的功夫相差甚多,只得趁着那人的注意力全放在纪晓芙的肉体时,滚地前进才能一举杀了这淫贼。

    无忌为了怕再有人来,连忙将杨不悔抱入树丛,反身又来抱纪晓芙,只觉得脂香扑鼻,用了极大的意志力才将视线从纪晓芙的胸膛上移开抱入了树丛。

    张无忌:纪姑姑,你没事吧?他点了你哪一处穴道?

    纪晓芙:他点在……坛中穴〉着以羞红了脸颊

    张无忌不仅迟疑了起来,想那坛中穴位于双乳中央,如何能帮纪晓芙解穴,可是不帮纪晓芙解穴又如何能帮纪晓芙着衣。不禁眼又望向纪晓芙,只见到纪晓芙也正在看他。忙又低下了头。

    纪晓芙:无忌你是正人君子,而且我……我又不是年轻女子……你就帮我解穴吧!

    张无忌:纪姑姑貌美似花,艳如桃李,怎说这样的话呢!说毕觉得此言怎可和纪姑姑说,忙伸手想去解穴,却因身心剧荡下,摸上了胸脯,连忙收回了手,却见纪晓芙雪白的肌肤隐隐透出粉红,更增丽色,无忌深怕有碍连忙定了定心神,俯身解了纪晓芙的穴道。纪晓芙穴道虽解却仍软瘫于地上,呼吸声由小渐大,而裸露的胸脯正急遽的起伏着。

    张无忌:纪姑姑,你怎样了?是病情又有反覆了吗?快穿上衣服吧!小侄…

    …小侄先出去吧!

    纪晓芙只是不停的呻吟,并不答话,身体不由自主的扭动,无忌看的眼睛发瞪,直怕自己难以把持,便想转身离去,转身之前又回头看了看纪晓芙。

    纪晓芙:无忌……无忌你别走……过来扶我一把……我站不起来。

    张无忌答应了一声,转身扶住纪晓芙,但觉纪晓芙全身并无力量,忽然纪晓芙在地上滑了一滑,无忌不由自主的将纪晓芙拥入怀中。

    纪晓芙喘息道:那淫贼拿了颗药丸……逼我吞下,我现在全身无力……又烫得很……无忌你别离开我好吗?别又让恶贼来欺负我!

    张无忌正值血性时期,只是勉强克制自己:那可能是下三流的媚药,这该如何是好?

    纪晓芙:如果……非……不可,请你帮帮忙,千万别让别人……

    张无忌只觉得口干舌燥,只恨不得将纪晓芙押到在地,但他毕竟是殷六叔为过门的妻子,只得说:小侄会想办法帮纪姑姑你解毒的,可是要……这……

    纪晓芙:我知道你前我幼佬又丑的……

    张无忌将纪晓芙移开看了一下:纪姑姑如又老又丑,天下可真没美女了天亦如此,小侄只好……

    张无忌说到这,将纪晓芙放于草地上,便府下身吻了吻纪晓芙的朱唇,一转眼间只看到杨不悔仍倒在旁边,不禁又有迟疑,纪晓芙说:他被我点了睡穴,不妨事的。

    张无忌宽了衣服,便压在纪晓芙身上,边吻边道:纪姑姑,你真漂亮

    纪晓芙:到现在你还叫我纪姑姑,那是在别人面前叫的,你叫我晓芙吧

    无忌:晓芙。我……我很快活作梦也想不到〉完便顺着脖子吻了下去,一张口咬住了鲜红的蓓蕾,狂猛的吸了起来,纪晓芙除了于杨逍一次之外,几乎是毫无经验,甜美的感觉一波波袭来,只逼得他故不得形象,大声的呻吟起来。

    无忌吻了吻纪晓芙的腹部站起身,将肉棒掏了出来,虽然张无忌未完全长成,但已是不同凡响,对准了纪晓芙的小穴插了进去,自顾自的动了起来。

    张无忌:晓芙你的小穴好紧哦,不知道你都生下不悔了,哦……真好

    纪晓芙:轻一……轻一点,我……痛……你的比……大多了……我的小穴吃不消……会被你干爆。

    说着斗大的泪珠以滴了下来。张无忌放慢了势子,府身吻去了泪痕:对不起,晓芙,我轻些……你快活吗??右手便伸向纪晓芙傲力的乳房抓了起来,口也不闲含住了乳头又咬又舔的。

    纪晓芙:我……好舒服……你好温柔啊……我愿意将整个人都交给你……

    纪晓芙:啊……真……好……再快些……再重些

    张无忌逐渐加强了力道,肉棒开始在纪晓芙的紧穴大出大入的抽了起来由于第一次以渐渐感到力不从心:晓芙,我要出来了……

    纪晓芙说:好……我也来了!

    张无忌心想毕竟辈份有别,便想抽出来但纪晓芙手已身到背后紧紧抓住无忌的臀部。

    纪晓芙:射在里面吧!我也愿意为你生……生小孩。

    张无忌心情一激动,便以如万箭般的喷射而出,结束了一场乱伦的行为

倚天屠龙别记三 周芷若篇

    (接倚天屠龙记最后一章)

    话说周芷若终于和张无忌、赵敏等言归于好,不再稍起害人之心,三人一路想先陪周芷若回峨眉卸下掌门一职再回到武当请太师傅张三丰答应他们成亲,一路上虽赵敏为蒙古人性格豪迈,但仍不敢于张无忌同房,每夜和周芷若同榻共棉。这日终于来到峨嵋山下。

    赵敏:就快到峨嵋山了。我……我可以不要上去吗?毕竟灭绝因我而死,大都一役也让峨眉上下恨我入股,我怕…多生事端。

    周芷若:嗯!这样也好。

    张无忌:那我陪敏妹在山下客栈等芷若你回来周芷若:这……无忌哥哥请你一定要陪我同去,我还有事要求你呢!

    周芷若哀求得看着张无忌,无忌无奈只好答应,赵敏独自在客栈等待,此事不提。

    却说周芷若和张无忌上了峨眉,却不直入峨眉派反刻意绕过峨眉岗哨,张无忌满怀疑问,也不知周芷若有啥打算?终于来到了西方一处屋前,这屋虽属峨眉却离其他屋子颇远,想是门徒的父母上山借住时的地方。周芷若迳自推门而入。

    周芷若:我为了修练九阴真经,不敢和他们住得太近。这就是我的住处了。

    张无忌:我们怎不去大殿?交代掌门一直便可以下山了。敏妹还